《青簪行》VS《御赐小仵作》:诸多雷同设定下能

相有强大资本注入和流量加持的大IP制作《青簪行》,平替剧《御赐小仵作》无论从演员阵容还是资金投入上,都显得寒碜了点儿。

但这不影响它被称为剧情“天花板”,剧情紧凑,人设正常;台词考究,逻辑合理;主线清晰又处处暗含伏笔。男女主一心一意做事业,偶尔兼顾谈个恋爱。男二女二也跳出了万年不变的男(女)主虐我千万遍,我待男(女)如初恋的设定。虽然造型和服装粗糙了点儿,但不影响颜值。

相比未播的《青簪行》,两者存在诸多雷同设定:

1、故事背景一脉相承

都是晚唐时期,《御赐小仵作》的故事背景为唐宣宗年间;《青簪行》的故事背景是唐懿宗年间,从时间上看,《青簪行》可以看成《御赐小仵作》的续集。

唐宣宗李忱有“小太宗”之称,统治期间政治尚算清明。而唐懿宗骄奢淫逸、游宴无度,渐渐丧失了宣宗朝时期的成果,在原著中,曾用“今上崇高,皇后尚武”形容帝后,两人的相处模式,赫然就是高宗与武后的翻版。

所以从朝堂政局看,《青簪行》更为动荡,政治更为腐败。

2、题材相撞

都是古装探案轻喜剧,男女主携手侦破一件件凶案阴谋后,最终心心相印,喜结连理。不过论剧情跌宕起伏和男女主处境的危险程度,《青簪行》(根据原著看)似乎更胜一筹。黄梓瑕一现身就背负了毒杀全家的罪名,被四海通缉;而李舒白在皇权博弈中,多次被暗杀,命悬一线。

3、人设雷同

男主:身份都是王爷,外表高冷,不苟言笑,严格执法,从不徇私,而且记忆力都很惊人。《青簪行》原著中,不止一次说,李舒白有过目不忘之能,第一眼就凭借对掌纹的记忆认出男扮女装的黄梓瑕真实身份,第二眼还是凭借掌纹认出了禹宣曾在某卷宗中出现过。不同的是,《御赐小仵作》中男主专注于三法司事务,且在案件的侦破工程中,是推理担任。《青簪行》中王爷李舒白协理多衙门事务,真真正正的大权在握,功高盖主。

女主:《御赐小仵作》中女主机灵可爱,在破案过程中主要履行仵作之职。《青簪行》中女主主要负责案情的演绎和推理,在案件侦破中起主要推动作用。另外《青簪行》的仵作由搞笑担当周子秦担任,穿衣品味一塌糊涂,文中被称为“行走的卖货郎”。在剧中他也曾复原过一颗“绝世好头颅”,其原主人可谓倾城绝色。

4、主线类似

都是以一个谋反案件贯穿始终。

《御赐小仵作》是在调查当年节度使陈缨谋反案真相时,发现了昌王谋反的证据。

而《青簪行》以李舒白镇压了庞勋谋反后,并受到其诅咒为主线,黄梓瑕一步步帮助他解开诅咒谜团,寻找真相。

只怪安史之乱后,各地方节度纷纷拥兵自重,蠢蠢欲动。至唐朝晚期,农民起义,动乱频发。

5、终极争端都是皇权

《御赐小仵作》是皇帝担忧先帝之子昌王谋反夺权;《青簪行》是时日无多的懿宗担心自己去后,位高权重的李舒白夺权(本来先帝临终前就有意传位李舒白的)。

所以从皇权争夺上看,作为风暴中心的李舒白,则要危险得多。

原著中,他带黄梓瑕重回蜀中,帮她沉冤昭雪后,独自返回长安。给黄梓瑕留下的信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处境:

“展信之时,必是我已死之期。

朝堂风雨,无人能免。数年来呕心沥血,如履薄冰,终有倾覆难收之时。日薄西山,王气衰竭,此非我所能救,却有忌惮我能毁之。以我微躯,纵殚精竭虑,亦不能挡天地悠悠,朝野洪流。

此番赴死,我亦已期待十余年。……”

6、都影射了宦官干政

《御赐小仵作》中重要的反派之一是宦官秦栾,而《青簪行》中的宦官是拥立皇帝即位的王宗实。

两人掌握的军队都叫神策军。不过比起《御赐小仵作》中反派宦官的蠢萌,王宗实则高深莫测的多。王宗实豢养的阿伽什涅小红鱼贯穿了整个案件的始终,是重要的线索和物证,甚至在关键时刻决定了案情的走向。这样的人物到最后还能全身而退,绝对有过人之处。

7、对《青簪行》的期待

除主角之外,很期待这几个人:一根筋的搞笑担当话痨周子秦、颇有当年乌衣子弟风范的世家公子王蕴、各怀艺技的颜值担当云韶六女。

大姐公孙鸢,擅长健舞,拥有太宗所赐寒铁匕首。

二姐梅晚致(后成为当今皇后),绝色倾城,尤擅琵琶。

三姐兰黛最为义气,擅长软舞。

四姐殷露衣擅长戏法,年轻时以歌声闻名。

五姐冯忆娘早早领盒饭,所以交代不多,为琴师,擅古琴,曾千里迢迢不辞辛苦护送当年恩人梅晚致之儿上京,却被糊里糊涂地灭口。

六妹傅辛阮擅长编舞,她自知出身卑微,配不上鄂王李润的尊贵身份,退而选择了自己认为是知心人的温阳,却不知一切都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。

不知大制作的《青簪行》能否延续《御赐小仵作》的剧情人设优势,甚至更上一层楼,我们拭目以待。